久违了 赖声川 他的新故事里,藏着一个烟雨朦胧的杭州
发布时间:2020-12-11 09:45:22

2-20121109454b30.jpeg


杭州日报讯 “每次需要安静闭关的时候,我都会来杭州。西溪湿地的工作室,就是我最重要的创作基地。”刚刚结束《幺幺洞捌》一整天排练的赖声川,终于出现在了上剧场的休息室里。

奇妙的是,《幺幺洞捌》是一个发生在上海的二战故事,剧本却是在杭州完成的。“我行走在阴雨天的上海虹口街头,一边漫无目的地晃悠,一边就产生了故事的灵感。我来到西溪之后,对着录音笔口述,一场接着一场,连续记了三天。然后将录音交给助理,整理成文,然后润色修改,《幺幺洞捌》的剧本就这么诞生了。”赖声川说,这部穿梭于古今的谍战话剧,却携着杭州特有的烟雨朦胧和画意诗情。

他在杭州的工作室里,有一座典雅别致的古式凉亭,完全和自然环境融合为一体。“上个月,我和太太就回了两次西溪湿地,没出家门,闭关创作。我也算是半个杭州人了,这座城市呀,就是我人生的后花园。”

戏剧具有疗愈作用 要让笑声重返剧场

今年6月2日,赖声川的上剧场终于恢复了演出,经典相声剧《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正式上演。虽然整个剧场保持了30%的上座限制,全场观众不足200人,但观众的笑声却空前热烈,几乎每一个笑点都有观众捧腹大笑。

虽然身在台北,但赖声川依旧以视频连线的形式参与谢幕。他对观众们说:“我们的社会需要剧场,需要疗伤以及集体度过这段时间,一定需要剧场来帮助我们疗愈。”

而时隔五年,赖声川重返杭州舞台选择的第一部戏,也是《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特殊而艰难的2020年,观众太渴望回归剧场了,也太需要笑声和欢愉了。以上剧场为例,经历了如此一段长时间的休息,即使30%开票也要重启演出。赖声川坦言,“演,总比不演强。即使台下只有30%的观众,我们也要演起来,熬过去。30%到50%,再到眼下的75%,演员和观众正在一起重启信心,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从古至今,戏剧就是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文化活动。大家都特别期待一起发生一个事情,就是看戏。同一个时空,同样的空气,台上和台下的交流、互动和共鸣,在这一刻都弥足珍贵。”赖声川觉得,剧场本来就具有疗愈作用,在欣赏一部好戏的过程中就已经完成了。

上剧场大堂的门外有一句赖声川的手写字:“剧场的绝对魅力,在于它的现场性,它的浪漫在于,它是生命短暂与无常的缩影。”在《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上演之前,赖声川受杭州大剧院邀请,还将于12月14日走进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与校园里的学生观众分享戏剧创作中的故事。“我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让大家重新回到剧场里来,重拾舞台的美好。”

好戏之外不忘教育 正在酝酿杭州故事

“倪妮一穿上旗袍,就是好看,挪不开眼的惊艳。更难得的是,《幺幺洞捌》这个角色的难度很大,十多年的舞台女演员都不一定吃得下来,她可以说是‘占据’了这个角色。”每周只要是排练时间,赖声川就一天整整8小时扎进上剧场的排练室里,从上午10点一直到晚上6点。“倪妮也一样,之前进组两个月,努力且用功,从来不迟到早退。”

而这次在《幺幺洞捌》担任男主角的,则是上剧团的当家小生宗俊涛。初次与倪妮搭戏,赖声川对他也充满期待。“宗俊涛在剧中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现代社会的痞子,另一个是1943年的地下党英雄。生活中,他与樊光耀的性格不同,比较外向活泼。但在舞台上,他们同样迸发出一种强烈而激扬的英雄气概,只不过质感不一样。”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和《幺幺洞捌》之后,赖声川执导的儿童剧《蓝马》也将于明年夏天亮相杭州大剧院。这是他的两个女儿从小听到大的床边故事,如今从女儿一代讲到了孙女一辈。正如赖声川自己说的那样, “一个好看的故事,可以活在孩子心中一辈子;一个好看的表演,可以让儿童的心灵回味无穷。”

接下来,杭州演艺集团还将与赖声川专属上剧场团队共同推出一系列戏剧教育计划。此外,他还将给杭州的戏剧爱好者们带来一整套的戏剧表演经验。“我会借用自己的创意学和即兴创作手法,设计出一套课程。这不是给专业演员的,而是给大众戏迷的,是一种普世的生命戏剧手法。”

而在赖声川的心底,这些年也一直酝酿着一个关于杭州的故事。“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我希望这件事能自然而然地发生。光是历史文化,杭州就是一个无底的宝藏,可以挖掘和创作的东西太多了。” 他还希望,杭州在文化创意产业敢于突破、大有所为,走出独有模式,打造“杭州样本”,把“创意之城”这张金名片擦得更亮